鄭奎飛完成國內首例人體全身凍存手術

8月14日,世界知名低溫醫學專家阿倫·德雷克在山東濟南對外宣布,他在濟南實施了中國首例人體全身凍存手術。

手術由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與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共同完成。

申請人體凍存的是一位罹患肺癌的49歲女性展文蓮。她也成為首個在中國本土冷凍并等待復活的“病人”。

這一新聞事件迅速引發爭議,病人的丈夫說要等她活過來,而有專家表示,按現在的科技水平,復活的可能性幾乎沒有。網友也是議論紛紛。

冷凍后再復活,這種之前只存在于科幻小說或電影中的情節,真的能夠實現了嗎?

其實,早在10幾年前,就有一個浙江溫州人,早早地開始了有關人體冷凍復活的研究,他在當年被稱為中國人體冷凍復活之父。他叫鄭奎飛,當年紅極一時,新華社說他是生活在頭條新聞中的人,人民出版社出版他的傳記,書名《鄭奎飛傳奇》。

但他也毀譽參半,有人說他就是個喜歡吹牛的妄想狂。

8月21日,錢報記者專訪現居杭州的鄭奎飛,他表示,這次實施冷凍手術的山東銀豐曾找過他。同時,他說當時雖然研究人體冷凍復活10年之久,但最終他還是放棄了。

這其中,有何緣由。

這次做手術的山東銀豐曾找過我

錢報:你以前專門研究過人體冷凍復活,這次山東的冷凍手術有關注嗎?

鄭奎飛:對,以前我就是研究這個的,這次山東冷凍手術的新聞我一直在關注。其實去年,這次負責手術的山東銀豐曾聯系過我,想看看是否有合作的空間。因為我離開這行已經有段時間了,所以最后沒有合作。

錢報:這次的冷凍手術和你當年的思路有何區別?

鄭奎飛:我最早研究人體冷凍復活,是在2003年,當時世界上關于人體冷凍的研究也還剛起步不久,很多理論都停留在推測和實驗階段。但總的來說,如何冷凍人體、如何長期保存等思路都大致差不多,但是如何復活,這一點,其實至今沒有定論。

有富豪來找我,想花100萬凍30年

錢報:早在10多年前,你為何會從事人體冷凍的研究?

鄭奎飛:這和我的經歷有關,我當年從溫州出來,考進北京師范大學,讀中文,后來退學。然后去北大旁聽,去香港也聽過課,后來讀中科院生物學的在職研究生。2002年前后,我去美國,接觸到人體冷凍方面的一些知識,就很感興趣,覺得大有可為,然后就鉆進去了。

錢報:你一共研究了多長時間?

鄭奎飛:2003年開始研究,一直到2013年左右結束,10年時間。

錢報:當時很多媒體對你有過報道,有沒有人知道你做人體冷凍之后找到你的?

鄭奎飛:有,還不少。其實當時我們的研究也是比較正規的。我當時找了浙大的教授,還有浙江民營醫院的醫學專家,一起做這個事情,當時已經做到了老鼠的實驗。

也有一些人來找我,有人體冷凍的需求。我們也做過這方面的計劃,那時有浙江和上海的富豪來找我,一般都是家屬有冷凍復活的需求,我們做過商業計劃,大概費用是100萬元冷凍30年,之后再看當時科技發展,決定是否嘗試復活。但是因為各種原因,沒有做下去。

研究了10年,為何最終放棄

錢報:為什么沒做下去,研究了10年為何放棄了?

鄭奎飛:原因很多。第一,當時的科技發展無法確定我們的預期。冷凍可以實現,但是復活呢,這是很難去驗證的事情。即使到今天,也依然如此。

第二,當時從社會和法律層面,對我做的人體冷凍都有爭議,沒有相應保障。如今山東的冷凍手術依然有爭議,但主要是技術層面。在法律層面,現在只要簽署相關文書,就不存在問題,這在當年并不完備,對我來說,當時法律風險過高。

第三,我當時冷靜下來思考,即使冷凍后復活成功了,你如何保證這個復活的人就是原來那個人呢?這個事情可以說“細思極恐”,所以后來我慢慢放棄了冷凍復活這條路。10多年過去了,現在回過頭來想想,當年有些想法也有點過于樂觀。

說句題外話,我當時提出的思路中,有依靠科技手段,復制人類的思想意識,按照現在人工智能的發展,我個人認為,這個方式也許可行。

錢報:那你不做人體冷凍之后,這些年在做什么?

鄭奎飛:我主要轉做教育這塊。我現在在做伏羲國際文化研究院,簡單來說,可以理解為一個私塾。我們在昆侖山和青島都有學院,做假期的培訓和教育類的比較多。沒事的時候我一般都在杭州。

錢報:據統計,目前全世界共低溫保存了300多例人體,但沒有一例實現復活。你對冷凍復活的未來怎么預期?以前你說2025年左右可以實現,現在怎么看?

鄭奎飛:什么時候實現很難說,因為即使實驗室成功了,但也可能是偶然的個例。不過所有的科學研究,都會有一個奇點,比如人工智能,一旦奇點來臨,那么一切都不一樣了。也許明天,也許明年,但是,人類對于生命的追求是沒有止境的,古今中外,歷來如此?;钪?,是最簡單的需求,而一直活著,或許是終極的追求。

鄭奎飛其人

鄭奎飛,浙江溫州人,1978年生。

1995年,他考進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,一年后退學。據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鄭奎飛傳奇》,他退學后沒有地方住,便在北京馬路上睡了幾晚:北京的繁華和夜色只屬于別人,而不屬于凄涼地蜷縮在路邊的鄭奎飛。

此后,他在北京大學旁聽了一年多數學系課程。2000年,他開始對生物和互聯網感興趣。

2003年,他開始了自己的人體冷凍復活研究。

2006,北京科技報、新華社等媒體相繼報道了鄭奎飛和他的研究,他迅速走紅,但爭議也很大。

當時,他試圖說服中科院等單位一起來做這方面的研究,但被拒絕。據當時媒體報道,當時中科院理化技術研究所生物傳熱實驗室負責人劉靜博士表示:“鄭奎飛的確來找過我們,但是低溫醫學是一個非常前沿的科學,科學研究是一步一步來的。從目前來看,‘人體冷凍復活’是非常遙遠的。”

當時不少學者和專家也認為其研究并無實質性成果。

2013年后,鄭奎飛基本結束了人體冷凍復活的研究,轉而做哲學和教育方面的研究,此外還投資了杭州的互聯網企業。

據北京科技報、環球人物等

國內首個“人體全身冷凍”實施案例

今年5月8日,山東濟南的展女士因肺癌去世。幾分鐘后,一家生物工程公司旗下生命研究院的工作人員便對她進行冷凍手術,兩天后,展女士的身體被放進了零下196攝氏度的液氮罐內,等待“死而復生”的那一天。

這是國內首例人體全身凍存手術,為展女士進行手術的是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的工作人員,隸屬于銀豐生物工程集團。本次低溫冷凍的費用由銀豐集團支付,費用在100萬元以上。銀豐生命科學院工作人員說, “并不是所有人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,而且現在的條件,也并不能保證展女士未來一定就能夠‘復活’,可以說她為醫療的發展做出了自己的犧牲。”

今日熱點

頻道熱點

小編推薦

六肖中特054期